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 中国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三工程有限公司
电  话: 0371-60655600
地  址: 郑州市二七区小赵砦东街33号
综合通讯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综合通讯

90后“逆行者”

消息来源: 信号分公司 报道: 高焦阳 日期: 2021-09-06 阅读: 238
0

20210906153521898641.jpg

图为石文江拆卸受损的信标。  高焦阳/摄

郑州地铁抢险的一线,总能看见一位90后小伙儿,“那边那台转辙机!加吧劲儿再抬起来点儿!马上到地方了!”,牙关紧咬的他还不忘给兄弟们加油鼓劲,“努努力!这些线把下现场之前必须配出来!等下咱抬了设备可不好干这细活儿。”,虽是在讲话,但他的双手一刻也没停下。这位90后小伙儿就是信号作业队长石文江,“我是队长,我就应该冲在最前面!”,这是他被人问起时最常说的一句话。

7月20日,郑州遭遇千年难遇的强降水,地铁线路悉数经历洪水“洗礼”,各站各区间均有不同程度受损。中铁电气化局郑州地铁10号线一期项目部信号作业队向分公司请缨,支援郑州地铁抢险工作。

扛起任务  负起责任

“好,好,我这就去!

“张雷朋、吕付坤!跟我去2号线关虎屯站!剩下的兄弟等我通知!”

7月22日上午,石文江接到抢修郑州地铁2号线的命令,他立即组织力量动身前往郑州地铁2号线关虎屯站调查设备受损情况。“转辙机进水了,电机得换,线把也要重配,”他的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信号机、计轴器还有信标……”手中的笔也“唰唰”地为他记录着这些数据。奔波了一天的他,回到作业队的第一件事情不是落脚歇息,而是连夜统计汇总各站的工作量、预估抢险工期、制定抢险抢修计划。

“还没睡呢?这都快一点了。”信号工程师张衡问道。

“还有些细节没有敲定呢,我现在闭上眼睛全都是站里、区间里望不到头的淤泥,睡不着啊,张总有什么高见?”石文江眉头紧锁,二人聊了许久,屋内的灯光也亮了一宿。清晨,石文江给兄弟们分配当天的施工任务:“这次抢险抢修是硬性任务,虽然时间非常紧迫,但安全方面绝不可以掉以轻心!刚才我强调的几点大家明白没有?!”“明白!”十余人的队伍喊出了几十人的气势。

白班的兄弟们出发了,他便深入各站现场调查,详尽掌握各站各区间的受灾情况,“这个区间的水位没那么夸张,信号机算是保住了,但还是需要重新配线……”

太阳落山,他和夜班的兄弟们一起在泥泞中争分夺秒转运设备,“一!二!起!”,汗水从他的额头途径面颊再到脖颈,最后在他的上衣与泥水相融,累了就在墙根处靠一会儿,困了就用凉水洗把脸,眼中的红血丝让人看了格外心疼,每个人见了他这副模样都劝他回去休息,可他总是说:“我是队长,我不能走。”

标记设备 “精准打击”

24日清晨,地铁站里随处可见夜班抽排污水累倒在地的兄弟,他们相互倚靠着小憩,站内只剩下发电机和水泵的“突突”声,经过了3个日夜的抽排,积水已经见底,“等下作业面出来之后,张雷朋、吕付坤,你们俩左线,仵飞飞跟着我去右线,以最快的速度把信标、信号机、计轴磁头和转辙机的位置标记出来,地面上全是淤泥,走路小心点......”石文江为白班的兄弟们分配着工作,进入现场前反复强调着注意事项。

失去了照明供电的隧道内用伸手不见五指形容再贴切不过,没过脚面高度的淤泥使得他们前进的步伐被迫放缓,返潮的湿气也在侵蚀着他们的身躯。石文江打了个寒颤,三盏头灯在区间内来回“扫描”,信号机、转辙机,他带着仵飞飞按照图纸一个个仔细排查,贴上反光贴。信标躺在淤泥的怀抱里,仅剩一个盖板裸露在外,他用手扒开淤泥,用反光贴做好标记,计轴磁头已经消失在淤泥中,他便根据图纸凭借经验在淤泥中摸索,一个、两个,一组、两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没有昼夜变化的地下时光仿佛比平日漫长许多,回到地面的时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重见天日,要非说有什么不同,便是白天的那枚太阳早已被应急照明灯所代替。夜班的兄弟们已经到场,石文江掬了一捧水洗了洗脸,便又开始带着兄弟们清点已经转运过来的设备与物资。陆陆续续其他三组也上来了,石文江把四组的数据汇总后,联系着料库提报物资需求:“对,对,20台转辙机,计轴器20套……”

跟料库确认了物资需求,石文江转过身来分配着夜班的工作:“下午我们几个已经统计好这个站详细的工作量,也标记出了各信号设备的位置,现在清淤工作是重中之重,就现在的人手来说,一个晚上清理完一个区间不太可能,但至少得把更换信号设备的作业面清理出来,能不能完成?!”“能——!”嘹亮的口号带着兄弟们奋战的决心划破夜空,看着开始忙碌起来清淤的兄弟们,石文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车里,开始盘算着更换设备的时间安排,想着算着,就靠着座椅睡着了,司机师傅看了都满眼心疼,也就没叫醒他。

清淤抢修  双管齐下

太阳上班依旧是那么准时,把时间也带到了25号,“石队,石队,” 吕付坤虽说于心不忍,但还是小声叫醒了石文江,“咱更换设备的作业面已经有啦。”石文江睁开了双眼,听到此话一个鲤鱼打挺,看了眼表,早上八点,他赶忙下了车,一边下着楼梯一边询问着现场的情况,吕付坤看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就又陪着他把车站和区间又转了一圈,石文江心里这才有了底。

上来之后,夜班的兄弟已经回去歇息,白班的兄弟也已整顿完毕,虽然石文江嘴上分配着工作,但他和兄弟们的手却也没闲着,理线、扎线、剥线、绕线、拗环、再绕线,一卷线材在一群大老爷们儿的巧手里变成了一个个标准的转辙机外部线把,为后期工作做好了准备。他们穿好胶鞋,往区间走去。为提高工作效率,石文江今天把兄弟们分成了两拨,一拨继续清理淤泥,一拨负责更换设备,清理淤泥这组不但拿着清淤用的铁锹、水桶和编织袋,还帮忙抬着转辙机的电机,而更换设备的这一拨,携带的专业工具也不尽相同,看来石文江心中早就精打细算,不但让更换设备和清理淤泥的工作同时进行,而且还将两组的任务分工细化到每个人。

石文江二人到达右线的一处转辙机旁,俯下身来用专用钥匙打开上盖,转辙机内部随处可见都是淤泥,电机已无法正常工作,端子上覆盖的“面膜”已经威胁到电路安全。他们对此情况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二话不说拿出套筒和螺丝刀就开始为转辙机做起了“手术”,拆线把、卸电机、清理淤泥、安装新电机,将预配的转辙机线把安装到位,每个操作步骤他们都了如指掌,每个专业动作都异常娴熟,可是到了道岔密贴测试的时候,出现了定位无法密贴的情况。

“检查道岔,转辙机摇了一个来回了,问题不应该在转辙机身上。”石文江当即改变“发力”方向,带领张雷朋检查起了道岔,二人在基本轨内侧摸索着,张雷朋摸到一处隆起,便用手扣了下来,“石队,是这里粘了个石子,光线不好,再加上表面有淤泥覆盖,不用手摸确实看不见。”“我再摇一遍定位,你看看还有没有缝隙!”石文江回到转辙机旁便开始摇动把手。“啪!”自动开闭器定位锁闭,“没有缝隙了!石队!” 张雷朋跟石文江汇报着。“好!下一组!”

随着石文江二人最后一台转辙机调试完成,其他组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地面,从上午八点到下午七点,连续十余小时的奋战让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双手满是泥泞,双脚也被捂得发白,没有一个人抱怨加班加点,也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

以身作则  鼓舞士气

有了2号线关虎屯站的高效方案,14号线设备更换工作便不是什么难事,但同时他们也遇到了新的问题,区间内水印的位置昭示着当时的最高水位已经没过电缆支架,石文江见到这一幕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意味着他们还需排查电缆进水情况,并更换进水电缆,他立即联系张衡商议施工方案,最后决定,先拆除旧设备,然后从接头处每隔10米截断电缆,排查电缆内部进水情况,更换进水部分电缆,再安装新设备。

经过两天两夜不间断的倒班施工作业,受损信标、TRE、转辙机电机和信号机已经拆除,电缆进水部分已经截去,吊车也将新电缆吊放在了站口,石文江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立即组织兄弟们敷设新电缆、更换转辙机电机并安装新设备。

“咱们信号作业队这么多天的抢修工作已经胜利在望,我知道每个人都非常辛苦、非常累,大家再咬咬牙,再坚持一下!我和你们一起奋战到底!”因为频繁讲话和多日的操劳,他用已经沙哑的嗓音鼓舞着士气。班前会后,一个个战士手握电缆,“一!二!一!二!”整齐划一的口号将电缆向区间运送,随着新电缆敷设到位,新设备也在战士们的“帮扶”下纷纷对号入座……

自7月23日接到命令以来,信号作业队抢险抢修工作有序推进,截至8月18日,信号作业队已连续奋战近25个日夜,为郑州地铁2号线抢修更换TRE设备59套、TRE天线121根、有源信标50套、无源信标55套、计轴器56套、信号机19架、ZDJ9转辙机62台、发车表示器3个、紧急关闭按钮4个。为14号线抢修更换自动折返按钮6套、轨旁RRU 4套、有源信标26套、无源信标20套、计轴器46套、信号机24架、ZDJ9转辙机16台、ZD6电动转辙机29台、发车表示器5个、紧急关闭按钮16个。

这25个日夜,石文江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忠于职守、竭诚奉献。他在灾情面前挺身而出,为郑州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是中原铁军的责任与担当,更是中原铁军“四特”精神的具体体现。相信郑州地铁抢修工作有了他和信号作业队的加入,一定能早日恢复往日的繁荣景象!


上一篇: 长缨在手缚苍龙
下一篇: 中原铁军十二时辰